Fork Me
《Linus Torvalds自传》摘录
12 May 2014 - by @ssdr

我们可以在第一章里对人们解释生命的意义何在。这样可以吸引住他们。一旦他们被吸引住,并且付钱买了书,剩下的章节里我们就可以胡扯了。

人类的追求分成三个阶段。第一是生存,第二是社会秩序,第三是娱乐。最明显的例子是性,它开始只是一种延续生命的手段,后来变成了一种社会行为,比如你要结婚才能得到性。再后来,它成了一种娱乐。

技术最初也是为了生存,为了生存得更好。现在技术大体上还处于社会的层面,但正在朝娱乐的阶段发展。……(Linux的开发模式)为人们提供了依靠兴趣与热情而生活的机会。与世界上最好的程序员一起工作,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。

关于成长

“妈妈对她的一些朋友们说,我是个非常好养的孩子。她只要把我放在一个黑咕隆咚的储藏柜里,再配上一台电脑,偶尔朝里扔一些意大利面条,我就会感到格外高兴了。她的话不无道理。”

关于暑假

“那年夏天我做了两件事。第一件事是什么都没做。第二件事是读完了719页的《操作系统:设计和执行》。那本红色的简装本教科书差不多等于睡在了我的床上。”

关于Unix

“你在UNIX上完成的大部分任务都是通过六个基本操作完成的,它们被称作"系统呼叫"(system call)。第一个基本操作是"创建子进程"(fork),一个程序把自身完全复制出来,这样你就有了两个相同的拷贝。第二个基本操作是复制出来的程序,再用一个新项目替换自己。其他四个基本系统呼叫--打开、关闭、读和写--都是为了访问文件的。这六个系统呼叫便组成了UNIX的简单操作。然后,你只需在程序之间创造出交流渠道(pipes),就能解决复杂的问题。”

关于操作系统

“创造操作系统,就是去创造一个所有应用程序赖以运行的基础环境。从根本上来说,就是在制定规则:什么可以接受,什么可以做,什么不可以做。事实上,所有的程序都是在制定规则,只不过操作系统是在制定最根本的规则。” 

关于Linux发明过程

“这花费了我大量的精力:编程――睡觉――编程――睡觉――编程――吃饭(饼干)――编程――睡觉――编程――洗澡(冲冲了事)――编程。” 

关于姑娘

"在那个时候,只要一想到姑娘,Linux系统就变得不再重要了。在某种程度上,今天也还是这样。" 

关于网络口水仗

"它们的全部存在意义就是不遗余力地宣传什么东西,也就意味着还要贬损其他的相关物。你在那里经常看到的通常只是些"我的系统比你的系统更好"之类的废话。我们可以把它们看作是某种形式的在线手淫。" 

关于GPL许可证

"GPL为每个人都提供了机会,成绩卓著,这是人类的一个巨大的进步。可是,所有创新都应纳入GPL吗? 这他妈的完全不可能,应由开发者自行决定是使用GPL还是使用其他保护版权的方法。令我几乎发疯的是,理查德·斯托曼认为非黑即白,别无它途,由此产生了不必要的政治划分。" 

关于生活哲学

"寻找乐趣,做一些有趣的事情,增加财富和提高名声。" 

本文摘录自:阮一峰的网络日志